+快速导航
联系我们

地 址:九州易通科技有限公司
电 话:010-87740230
传 真:010-87740230
邮 箱:cmseasy@163.com
客服:871148347

当前位置
母亲去世4天却不知情 两姐妹起诉亲哥哥</title>
同住一个城市,子女与老父母分开居住,如今已是很常见的情况。然而,由于子女对老人的忽视和冷落,母亲去世4天却不知情,不免让人唏嘘。11月28日,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法院对外公布一起该院审结的人格纠纷案件。随着这起案件的判决,子女在日常生活中该如何对待老人,引人深思。

  老母亲去世四天后 两个女儿才知道消息

  住在石家庄市某小区的老太太赵玉有四个儿女,由于长女去世较早,平常老人都是跟着儿子张强生活,次女张丽和三女儿张红只是偶尔去哥哥家中探望一下母亲。

  今年春节前后,赵玉生病住院,张强一直在老人身边照顾。3月16日,张红来到医院看望老人,这才得知赵玉已于3月12日去世,第二天就火化了。

  听到这样的消息,张红很是气愤,当即叫来姐姐张丽和外甥王宇(赵玉长女的儿子),找到张强理论。对此,张强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这是母亲临终时的意思,她不让我通知你们。”闻听此言,两姐妹怒了,指责哥哥在母亲病重时不通知她们,认为张强这么做会让别人耻笑她们姐妹。

  一番争执之后,张丽、张红和王宇于近日一起将张强起诉到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法院,称张强在其母亲病危时、死亡后不通知他们三人,第二天就将母亲悄悄火化,致使姐妹两人在母亲病危时不能守在床前,外孙王宇也未见到姥姥。事情发生后,有些亲友不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,而是自行揣测和议论,姐妹两人和王宇又难以解释,致使他们三人在亲友心中的形象受损。同时,张强在母亲住院期间不顾其病重,强行要求其出院,且病危、死亡也未通知姐妹两人和外孙,有违人伦和民间风俗,侵犯了他们三人的知情权、告别权、吊唁祭奠权,给他们造成精神上的极大痛苦,故要求张强赔礼道歉,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.5万元。

  老人十三年前就有个声明

  作为被告,张强也有一肚子的委屈。在法庭上,张强表示,在赵玉生病住院的40天里,作为女儿,张丽和张红从未去探望过,只有外孙王宇去探望过一次。老人住院期间,都是张强一家三口在照顾,并给老人雇了护工。“我母亲的症状加重后,曾专门向我和爱人讲过,要是她不行了,就别跟其他子女说了,因为两个女儿和外孙的表现太让她伤心了。”张强说。

  在讲述缘由的同时,张强出具了母亲赵玉曾专门针对女儿张丽于2005年6月写下的一份《赵玉陈述》及当年7月份写下的一份《赵玉声明》。在陈述里面,赵玉称:“张丽,我以后走了,不通知你,不许你来送我,更不许你来分我的家产……”在声明中,赵玉称:“张丽对我和丈夫不仁不孝,我和丈夫的所有财产在我有生之年和在我死后,决不再分给她一分钱,也不允许她插手我的所有家庭事务(包括我的丧葬事务)……”

  法院经审理认为,从赵玉生前的居住情况、去世前住院治疗及丧葬事宜操办的情况来看,可确认张强在母亲生前对其尽了主要的赡养义务。其次,从十三年前就已写好的《赵玉陈述》及《赵玉声明》显示,老人确曾表示其去世时不通知张丽,应尊重其意愿。此外,由于张强未能提供证据证实不通知张红和王宇系赵玉本人的意愿,因此,张红和王宇作为赵玉的亲人,享有对赵玉死亡的知情权及祭奠的权利。

  关于精神抚慰金,因赵玉生前、病重期间均由张强及其家人进行照顾,如果姐妹两人和外孙能在老人生前经常照顾和看望,不可能在赵玉去世后4天才知晓,可见三名原告对赵玉并未尽到赡养义务。即使因未能参加老人的葬礼而遭人非议,也是情理之中。因此,三名原告主张赔偿精神抚慰金1.5万元,理据不足,法院不予支持。

  综合所有调查结果,法院最终依法作出判决:张强就赵玉去世未通知张红、王宇一事,向二人赔礼道歉;驳回原告张红、王宇的其他诉讼请求;驳回张丽的诉讼请求。

  常回家看看 莫让孝心成为空谈

  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苏亚萍称,尊重和赡养老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依照我国相关法律规定,赡养父母是每名子女应尽的义务。因此,在已经独立生活后,子女应该经常打电话给老人,关心父母的身体,没事常回家看看,了解父母的心理需求。

  苏亚萍表示,通过这起让人同情又为之唏嘘的人格纠纷案件,大家应该有所反思,莫让父母已不复年轻的心等得太久,也莫让孝道遗失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里。

  (文中案件当事人均为化名)(记者 李兵)

上一篇:让人感觉不到你在扶贫,那就对了 下一篇:没有了